七夜先生

自我满足患者,脑子可能有毛病

就很甜

鬼火灯笼:

看了更新之后想画的场景,当成背后是图二这样吧,不画个外套总觉得怪冷的😂。@七夜先生 

kiss.

“我想吻你。”

她说完,不顾一切的黏上来。对我的拒绝置若罔闻,她一直都这样,判明不了优劣,只随心而动。

我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逃避,也无法逃避。她的眼里有决绝的深意,日月星辰全都潜入水中,她的呼吸覆盖上来,仿佛炙热的焚风。

山峦破碎,世界颠倒,吻把意识清零,我停滞的心中莫名的难过,眼泪掉落到她眼睛里,现在那是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我哭得厉害。

她原本应该自由,不应该困于根植囚笼的我,飞翔才适合她,陪着我直到丢失性命完全不值得,可她就是这么做了,她狭窄的小脑瓜里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我明明说过,明明说过。

我的寿命是漫无止境的河,在腐朽以前我还会继续见证她的消逝,还有许多死。她从我身上跌...

什么毛病,我真他妈没写什么啊!!

一个小故事的梗概

实际上是社团里学戏剧的朋友塞过来的场景题,我看到就瞎扩写了一下。

场景:

①故事发生在国外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中,
②母亲与三个孩子在轻松悠闲的环境中对话。
③但平静不久就被打破。喝醉了酒的父亲回来,与大儿子发生冲突。
④最小的女儿受到惊吓冲出门外。
⑤随即传来刹车的声音。门外发生了车祸。
⑥小女孩儿躺在街上。
⑦他的兄长将他抱起回家,让他躺在沙发旁的地板上。

概括来说就是个畸形家庭,对一切视而不见隐忍的母亲,乱伦的哥哥兄弟,酗酒以后性情大变的父亲和遭受父亲强暴的小女儿。

两兄弟在旅馆约会被撞破了,父亲喝酒的时候听说这件事,带着双管猎枪回来,这时候是第一个场景,家人在吃早饭。闯进来的父亲拿枪对准大儿...

【我与天使】(37)

我与天使(37)

战士家今天的饭(bushi)

阴雨天总让人心烦。雨从来不给予什么好东西,变泥泞的开拓路,湍急到涉不过的河水,屏蔽魔法的用价高过成本,哪里的摊贩都早早回家,总是死寂灰暗。

雨水把窗沿涂成更深的色彩,外头的花圃变得一片狼藉,刚刚种下的种子没那么容易发芽,砸在泥土里渗出小小的浑黄浅坑。

等放晴了再去看看有没有问题吧,我搅动长柄杓,对着热气思索。厨具都是新买的,我不太用得着这些,买下的小房子狭窄又冷清,疲于应付人际关系也几乎不来这儿住。但是现在完全不同,集市和探索也差不多,不就是将密林换做人群,收入换成支出,新的桌布很漂亮,压印着暗纹,颜色挺像晴天。

天使自作主张的买下玻璃...

文盲普通的30DAY推书


懒得每天做就一口气做完好了,我没啥阅历,看的都是大众口味毫无借鉴意义的书,与其说是推书不如说是个人意愿强烈的总结,可以彰显出我有多文盲了。

DAY1  印象中看过的第一本书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家连课外书都不太给看,作文选之类的看到三年级才订了《小溪流》。

这本童年回忆的期刊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很正的,不仅是有意思的童话,还会收录一些散文、小说之类的,虽然很薄内容意外充实。

到现在还记得一个童话,地球是一个圆溜溜的鸡蛋,在经历一系列怀疑自我的痛苦挣扎以后开花了,蛋清与蛋黄分开来,成了海洋,蛋壳变成破碎的陆地,孤独都不复存在了。小时候看到受到好大的震动,原来还能这么去想啊,真的很...

Insignificance

我想到。

穿透你的血肉骨骼,迅速腐朽的,你的一生。

失去饱满的灰暗,眼神依旧如同玉石,

一个无畏的魂灵汩汩燃烧。

我想到。

骨髓里流着蓝色的液体。像加入过多颜料染出纯净的色彩,它们暴露出来,把粗鲁割开的烂肉掀到一边。

只有骨头。

白的,水把它洗干净了,第一次降临人世的受洗。它有尖锐的边缘,模糊的棱角,抚摸让它的滑腻直观显现。

骨是支撑,是框架,是血肉依附的平台,人之初。

它被折断了,流出蓝色的液体。

这博基本是用来搞原创/瞎扯淡/画点同人/写点菲特以外的同人的地方

根本不好看还话痨😓😓所以就,希望多包涵……

cost

只是一些铁石心肠的想法。

年轻的生命离开了,原因是自杀。所有人——包括我,无一例外的称赞才华,惋惜离去,又宽慰的觉得摆脱尘世烦恼。可事实上,在他最痛苦的时候籍籍无名,受着最不公正的待遇,才华被埋进尘土里。

高傲的飞鸟,即使盘旋致死,也不会降落。

仿佛一个不甚公平的代价。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是死后才有价值的。生命的终结代表一段才华陨灭,此后不再有,因此已有的东西就会显得尤外有价值。

能源来自上万年前的演化、古的东西越过百年以后是无价之宝,正是这种恒久与短时的不可复制性,才让终结以后剩余的物件有了别的价值。

我看他,字里行间都是生活与理想,不甘是必然的,公正没有一次降临到身上,反而是死后才...

【我与天使】(2)

我与天使(2)

本回是主线,杀猪回(???)

尽管这家伙什么都做不好,运气肯定是一等一的。

我把小刀扔在地上,松开翅膀稍微离开她,天使惊魂未定的打算说话,真不会读气氛。我拿沾满土的手堵住她的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闭嘴。”

瞪视很有成效,尽管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她的颤抖,天使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惊叫吞回肚子里。我懒得再理这家伙,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料理。

森林刚刚下了雨,巨型野兽的臭气更为明显的传递过来,我竟然没有早点发觉它的逼近,一定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蹭了蹭脚底的泥,从背
包旁边拿起剑,好吧,也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玩意儿,刚好我也饿了。

我屏住呼吸,试图从浓重的野兽气味中脱离。估...

好喜欢高文,那个金发温柔三红的骑士也喜欢,这个白毛黑皮爽快的aniki也喜欢

之前提到过的玛琳,和她的恋人杰利兰特

两个人从故乡赫塞因私奔,跑到拉沦河去打算安稳过日子。都是非常温柔,不喜欢和人争执的性格,途中遇到战士,被战士一击斩搭救以后姑且一起行动了。

事实上杰利兰特的剑术也很好,那样的魔物也能应对q,使用盾牌和细剑,是那种放在哪个队伍里都值得信赖的人。

玛琳是温柔的姑娘,手上的书本是使用魔法的媒介,里头夹了很多花儿,喜欢拉着战士和杰利兰特说明这些植物的特性,除此之外话很少,做饭很好吃!

战士唐突电灯泡(而且本人并没有自觉)

最近真的,好困,课好多

【才海】常夏

常夏

*当个武侠看也行(什么半吊子武侠)

*B10的结局虐的不能呼吸,就捡起去年写一半的狗血恋爱剧写,全是杜撰,跟原作结局不同的if(这是16年的提醒,现在又过去了一年)

*发生在大阪夏之阵的故事,此时幸村在大阪城,按照最广为流传的记载才藏应该是冬之阵就死掉了,不过这里用了活到夏之阵的说法

*才海,ooc 傻白甜



  夜阑人静。粲然的星辰铺盖天幕,淡薄清辉令屋脊也染上月白色的光华,如同泠泠玉璧。

  雾隐才藏坐在床沿,定定仰望了一会儿,已是暮春,日日都和煦温暖,就连夜晚都温吞可爱,太容易让人觉得安闲,甚至忽略战事的急迫。

 ...

我还不是只能跳起来给灯笼打call

鬼火灯笼:

送给七夜夜的天使酱和战士,身高差体型真好@七夜先生 

我与天使(32)

谁知道是不是32

我与天使(32)

说到五月的卡洛罗尔,就是玫瑰花。

老实说我实在察觉不出这儿的花朵和其他城镇花园里盛开的有什么不一样,都带着浓烈的香气,色调鲜艳的招摇着。挺早以前遇到的战友里,有个叫马琳的治愈者,喜欢拉着我喋喋不休的说明花朵之间的不同,她把一些花瓣夹在随身携带的书里,珍惜的保管起来。

马琳来自流域边界,受到罪人之地下雪的影响,那儿没什么花朵盛开,她只在书本里见过盛开的花儿,却对它们异常敏感。我们走到拉沦河边就分别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实现放弃学习魔法开花店的愿望。

毕竟夹在书里的花干,那么黯淡,还会留下淡黄色的斑痕,死掉的花儿完全不好看,这种久远还是不要的好。

行人多...

我与天使(补充设定)

说是设定补充,我们家的战士和天使妹妹很普通,真的是随手就能抓出来的炮灰角色,我不想给他们安置什么非常苦大仇深的东西,什么主角一样的设定,他们就普通的相遇恋爱而已。

我的战士,175cm63kg,帅(重点)

年纪是20岁左右,很烦父母给填的属性,16岁就跑出去到处游历了,一路上遇到不少人,有些会笑他脆皮,也有很好的队友,遇到好辅助基本强无敌,现在在边境城市卡洛罗尔,没队友。基本定居在这里,主要活动地点是郊外的森林,自己搭了简易树屋,其实城里也有房子,属于穷人之中比较有钱的。

我的天使,145cm38kg,14、5岁,普通天使的长相

低等天使,头一次跑下来玩就被战士抓住了,没什么背景,也没...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