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巴别塔悖论

这个人整天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我并没有学这些玩意儿,也只有一点粗浅了解……就请狠狠反驳我


我在想语言这种东西。

数百万以前,人类是没有成型的言语的,我们的祖先还没有在地上行走时,用的是和飞禽走兽一样的沟通法,好在大部分动物长了个声带,用不同的叫声配合肢体动作,也能明白彼此的想法。

等我们学会用兽皮树叶遮蔽身体,语言便悄无声息的出现。事实上它跟人体内的DNA也没什么差别,编码解码每秒进行许多次,井然有序的让细胞生成,让人类和他人相连。

人一定要和别人相连,孤独的人是不存在的,出生前我们用脐带联系,以后我们被无形的,名为感情的枷锁绑缚着,当然也可以逃开这一切,但如果逃避,就很难再被称作人类了。

言语是缓和陌生的催化剂。人类的小圈子性从开天辟地之时就存在,当他们想要摧毁这样怪圈时,上帝的尊严又让理想塔倒塌。我想这就是他们变得智慧的开始。

人类必须相连,但仅限于长期生活的空间。归根到底他们还是孤独的,人类走在地球所有物种前头,他们开始好奇,怀疑,探究,差距就这么产生,等到人类从漫长漫长的斗争里重回宁静,已经把其他生物甩的太远。

我坚信语言也是一种遗传。不同的国度,不同地界,用几千年的时间加固彼此的圈子用来沟通的基因。一代代的传承会让智慧更为智慧,他们不满足于一方土地,于是有了丝绸之路,有了航海家,有了在天空飞行的愿望,现在这份好奇穿越大气层,穿越太阳系,一直到漫漫宇宙的边界。

上帝是对的,要想让民众信服,就必须阻断智慧的生长,怀疑总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有一个异议的声音,就会变成燎原火。

四散的人类开始行走了,他们相遇在漫漫旅途的终点,对视的那一瞬间,他们就能从对方满是渴望的眼神里读出,他们是同一类人。

他们张开嘴,不约而同的想要开口寒暄:

“您好。”“أهلا وسهلا”

然后他们面面相觑。——这是什么鸟语?

巴别塔摧毁了,人类却还在对话,甚至开始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上帝不知道的是人类就是这样顽强的生物,即使曾经被摧毁过,不灭的种子还是会慢慢发芽。



END


所以我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准确互译各种语言的,我想不明白,第一个互译的人是天才吗,是花了好多年共同生活慢慢理解的吗?还是世界上有躲过巴别塔诅咒的人类呢。


顺便翻了翻世界语,我觉得也算是微型巴别塔吧

评论(9)
热度(9)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