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梦的遗存


月亮飞往太阳。

她跟我说,我的小龙在天上。

它飞的时候在哭泣,鳞片和眼泪掉下来,变成不能许愿的流星。我银蓝色的小龙孤独的飞着,因为我把它的爱人藏起。

我把它的爱人拆成巨大的骨架,人们穿越它的脊椎铺下胜利的花束,灰白都被涂成欢乐的模样;吟游诗人唱起勇者的歌,他们歌颂不知名的战士,把残暴的龙描绘的栩栩如生。

他们根本没有见过那头龙。我的小龙说,它的鳞片如同流星。那头虚伪的龙,他毁坏的是无人的村子,他召来的风暴只卷起几棵腐朽的枯树,他冲着人们喷火,只把他们的衣角烧出一个圆斑。

那头龙被成千上万的箭矢包围,那头龙的身上着了火,那头龙没有族群的加护,他徒然嘶吼,徒然坠落。勇者的刀刃将他斩杀,分割给野蛮的乡民,他们大啖恶徒的血肉,一路都是血腥的欢笑。

他只剩下骨架。我的小龙哭着,他怎么能承受那么多的弓箭呢,原本在第一支箭击中他脆弱的心脏之时,他就应该倒下了。

我的小龙哭着,它在天空飞舞,流星落下,落到白色的骨架里,诅咒的法术终于解除。我的小龙降下来,她对着这具骸骨哭泣。

她的银发漏进骨骼空空的胸膛,她试图用柔软的小手去牵脆弱的手骨,最后她将流星滴到骨头的空隙里,想要从漆黑的眼洞中找到魂魄的光明。

没有,没有,因为战士让小龙飞翔,因为战士被剥去血肉,因为战士早就死去,他的魂魄变成小龙身旁的流星。

我的小龙落下了,她再也不是小龙,废墟之上只有两个人类,只有生者拥抱死者。

评论(14)
热度(12)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