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我与天使(1)

我与天使(1)

天使坐在我旁边的树桩上。

这树年头不少,被人切出整齐的断口,明明是禁止伐木的地区还做这种事,要是我能学会追溯魔法,就能立刻回城里找来执法的士兵,好得一笔丰厚的奖金。

可我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物理系战士。我父母脑袋里大概少了掌管智力的神经,学龄期职业选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所有技能点都点在斩击上头,尽管他们那时正和魔王打仗,雇佣兵就业率很高,现在可是和平年代。

拜这所赐城里医疗商店的老板娘对我异常殷切,大主顾每每出去探索都得背一背包的回血回蓝药,连改善伙食的空间都没有。

这种种原因堆积在一起,让我很暴躁,没人愿意跟我组队,尽管战斗力是顶级的,其他方面差的一塌糊涂,史莱姆喷个毒液我就得回重置点,哪来那么脆的战士啊!我怒气冲冲的把弄脏的手放进溪水里,流动的清凉能让我稍微安定一点儿。

“那个……”

天使的声音在颤抖,我背过身去,白裙的小姑娘哭的很难看,婴儿肥的脸蛋皱在一起,像晒透的萝卜干。真丑。我暗暗的想,天使长成这个模样,乏味的金发,乏味的天空色眼睛,还穿乏味的长裙,心智就跟皮肤一样苍白稚嫩。

“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关你屁事。”

我走到她跟前去,把洗干净了的刀架到她脖子上,真是稚嫩的肌肤,我用点力就能完全割开,意识到死亡的威胁,她用力扭动起来,却无法从树桩上移开,我绑猎物很在行,大野猪都不能挣脱开这种束缚,我把刀拿走了,用力的捏着那张蠢蠢的脸蛋。

“放心吧,我虽然冷血,还没到能杀亚人的地步,你的性命有保障了,前提是闭上你喋喋不休的嘴,老子好得很。”

果然她松了口气,真傻。我挠着头在她面前蹲下来,刀刃戳进地里,翻起湿润的泥土和草根,

“我他妈竟然傻了,跟你定什么乱七八糟的契约,还‘除了死亡没人能将我们分开’?什么玩意儿,老子跟你分开了也长命百岁!”

我当然是毫无根据的迁怒于她,印象里的天使还是童年读本上精通战斗的武神,挥手就召唤出千万支箭雨。而米迦勒的时代早过去了,魔王远离人间,安心造他不知道是第几个孩子,魔物都是些低等的小祸害,我早该明白的,天使当然也退化成只知理论的书呆子了啊?!

竟然因为她从天上降下来就毫无道理的寻求约定契约,傻的是我才对,但归根到底,她不出现在我眼前就没这档子事!

“三天,”

我把刀指向她,


“跟你契约三天,受到哥布林群袭击一次,误入迷宫三次,史莱姆沼泽两次,被野猪追一次,拖着我滚下山一次,你是个屁的天使,你是灾星吧!”

“因、因为在普通人的人生中天使出现几率大概是一千万分之一,幸运守恒的法则会将坏事带到身边的……”

“那你好歹张开那什么破守护结界啊?!这玩意儿都没有当什么天使,差点忘了你连基础治愈术都不会用,难道你的天赋点都用在长翅膀加光环上了吗?!”

“因为——”她终于大哭起来,“签订契约以后,我们就是从属关系了,能力会随你的数值变化的吗……”


……

结果还是我的错吗!!她以为我就不想学习魔法当个大祭司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吗?!目光短浅真是害人!

“少废话,背过去!”

我懒得跟她解释我父母的所作所为,她没敢违逆我,战战兢兢的背过身,像一只预示到自己死亡的兔子,我凑过去,抚上她的翅膀,天使的羽毛柔软的像一辈子没穿过的高档装备,

“坑了我这么多,还是用身体补偿我吧。”

她的牙齿在打颤,听到我的话更是惊的要跳起来,我用力把她按回原处,又仔细的把她打量了一遍,

“别想多了,我可没有喜欢搓衣板加萝卜腿的兴趣,我就是想吃烤鸡翅了。”

我揪住不断扑腾的翅膀,手指蹭上她的肩胛骨,瘦,而且脆弱,轻而易举就能杀了她吧。我无视她小声的求饶,摸索到翅膀根部,剑划过空气,鼓出呼呼的风声。


“这种分量够吃两顿了,你看,你还是有这种价值的吗。”


TBC

鬼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就这么吃烤天使翅膀好像也很好(x)

评论(12)
热度(12)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