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我与天使(32)

谁知道是不是32

我与天使(32)


说到五月的卡洛罗尔,就是玫瑰花。



老实说我实在察觉不出这儿的花朵和其他城镇花园里盛开的有什么不一样,都带着浓烈的香气,色调鲜艳的招摇着。挺早以前遇到的战友里,有个叫马琳的治愈者,喜欢拉着我喋喋不休的说明花朵之间的不同,她把一些花瓣夹在随身携带的书里,珍惜的保管起来。

马琳来自流域边界,受到罪人之地下雪的影响,那儿没什么花朵盛开,她只在书本里见过盛开的花儿,却对它们异常敏感。我们走到拉沦河边就分别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实现放弃学习魔法开花店的愿望。

毕竟夹在书里的花干,那么黯淡,还会留下淡黄色的斑痕,死掉的花儿完全不好看,这种久远还是不要的好。

行人多的过分,贵族的马车把路堵死,让前进变得格外艰难。不过我再怎么抱怨,游人数量也不会减少。这儿可是边境,魔兽多的抵御都有点困难,城里还全是大惊小怪的有钱人,可他们又不会分出合法战力去清除魔物,只在意身边的危险,狼人们过的比我还悠闲,或许他们的爪子都钝的生锈了吧。

我背着天使胡思乱想,腾出一些注意尽力不让人群撞到她。小姑娘的伤口并未好转,医生说没有大碍需要静养,但过去一个星期,魔物的毒瘴似乎还在她周身盘旋。天使原本不会被这些低劣的毒物困扰,他们连血液都是清澈透明的,但我的小姑娘好像不一样。

她割开的伤口会涌出鲜艳的血液,尽管还是和水一样稀薄透明,那样的色彩无疑属于人类……我不明白天使为什么会是这样,书里的记载出了错吗?

“啊,卡洛罗尔玫瑰。”

天使的手越过我肩头,指着的地方有个农妇,她缩在逐渐炎热的日光照射不到的一角,编织的很漂亮的篮子摆着采摘的玫瑰花。它们一半藏在阴影里,暴露在日光下的一半上清澈的水珠折射出一些美丽的色彩,像贵妇人喜欢放在手上晃来晃去的首饰。

“你居然知道这种花吗?”

我惊讶于天使说出这个名词,我在卡洛罗尔住了一年多,也是最近才听说这种花朵。她很得意的吸了吸鼻子,摆出一副说教的口气,小姑娘的呼吸落到我脖子上,被日光照的有些发痒。

“当然啦,我在读本里读过,只有它有资格被摆在神殿里,和神一起接受众人赞美哦!”

居然有这样的盛名,也难怪许多有钱人会不远千里的跑到这样危险的边境来。这也解开了我曾经住的房子里,左邻右舍都有玫瑰花圃,邻居还特意送来玫瑰种。这座边境城市防御很坚固,却在一些不必要的地方柔软的令人发笑。种花实在很麻烦,所以我基本不回那栋房子,如果不是天使不得不在城内静养,连它的存在我都会忘却。

天使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没有回头我也知道她碧蓝的眼睛里映出那些花儿,夺目的红色一定和瞳孔互相融合,在边境发出淡淡的紫。小姑娘的眼睛像万花筒,借助日光就会变幻无常。

“我可不会买哦。”

不由自主说出来的是这种话,天使扯了一把我的头发,她从上方俯视,淡金色垂进视野里,天使的脸气鼓鼓的,

“……没有想要!”

其实买给她也可以,闲钱剩的不少,况且她的翅膀与腿伤确实是因为我。现在,丧失行动力出门只能借助外力,对喜欢在天际翱翔的生灵来说残忍过头,背着天使到处乱走也是这样,尽管我讨厌死了五月的卡洛罗尔。

天使摆出闷闷不乐的模样,躲到我身后去,后背被她抵住,小姑娘扯着我衣服,发出轻微的哼声。药的苦涩穿透人群传来,不知为何让人心情宁静。我突然很想看看她,天使生气的时候脸色涨得通红,和那些玫瑰也没什么区别。


将她从背上扯下来放进怀里太轻易了,她的粘贴不怎么有力,和细脚伶仃的长腿蜘蛛差不多,这个角度刚好够俯视她,天使的头搁在胸膛上,卡洛罗尔玫瑰盛开。她把我凑近的脸拍开,又用纤细的手指遮挡住自己的面貌,声音透过指缝传来,


“突然、这样很害羞……”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我的所有物。”

我把脆弱的遮蔽拨开,旁若无人的凑过去亲吻她,天使嘴唇柔软,总像饱含水汽的云朵,不小心就会掠夺过分,人群擦着我们周身而过,我将天使推近,将她完全藏进臂弯里。

亲吻很快完结,我无视天使的害羞抗议,心情很好的抱着她走到玫瑰摊前,刚刚采摘的花朵那么诱人,年轻鲜艳,充满活着的气息,香味也没那么讨厌,对它的美丽我终于理解了一星半点。

我伸出手去,把那漂亮的鲜红抓到手里。

“卡洛罗尔苹果——很好吃哦。”


玫瑰旁的货摊边摆着苹果,同样的鲜艳,沾满诱人的水珠,还很甜美,我笑着看她措手不及的模样。苹果就足够了,现在我们要回家,我知道那包花种放在抽屉角落里,只是把它们放进花圃里浇水提供生长的肥料,还是很容易做的。


毕竟鲜活的卡洛罗尔玫瑰,要比即将枯萎的好多了。



TBC

评论(6)
热度(9)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