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我与天使】(2)

我与天使(2)

本回是主线,杀猪回(???)






尽管这家伙什么都做不好,运气肯定是一等一的。

我把小刀扔在地上,松开翅膀稍微离开她,天使惊魂未定的打算说话,真不会读气氛。我拿沾满土的手堵住她的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闭嘴。”

瞪视很有成效,尽管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她的颤抖,天使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惊叫吞回肚子里。我懒得再理这家伙,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料理。

森林刚刚下了雨,巨型野兽的臭气更为明显的传递过来,我竟然没有早点发觉它的逼近,一定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蹭了蹭脚底的泥,从背
包旁边拿起剑,好吧,也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玩意儿,刚好我也饿了。

我屏住呼吸,试图从浓重的野兽气味中脱离。估计是只大型的,这森林里盛产野猪,和伐木的家伙一样是通缉对象,兽皮、牙齿与骨头都是可以出售的素材,肉就地解决就行。我在心里盘算,多亏天使,就算眼前出现什么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草丛与树群都发出震颤,显然是冲着这边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暴露了行踪,虽然野猪喜欢袭击人类,应该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才是,但天使就说不准,或许是察觉到她身上特别的气味吧。我在心底暗骂,解决完这头怪物就和倒霉蛋解约,否则倒霉的就是我了!

震动终于停歇下来,对峙的前方四足动物的脚步声无法忽略,我发觉盯着齐腰深的草丛是没有用的,以它的体型根本不必穿越这些低矮的草,这个家伙甚至比大型野猪还要庞大三倍!

腥臭。

血腥味浓稠的不可思议,常年栖居于洞穴与泥坑的恶心气味、尸体腐烂的气味揉成它灼热的呼吸,锈黄色的獠牙锋利,显然是经过许多次厮斗,兽的身上有强烈的凶暴气息。

我转过头对天使大喊,

“你真是个灾星!”

当然,我再也无暇关注她又摆出多么愚蠢的表情,攻击来得迅捷凶狠,显然是想要将我置于死地。剑刃与獠牙碰撞,沉的像一整锅融化的铁水,从剑身开始向下压倒式的倾泻而下,费尽气力也只能堪堪接住,泥地又湿又滑,我的靴子往下陷进几分。

真是棘手……我可不知道森林里有这种怪物,果然边境城市危险过头,尽管我对力量有足够信心,在没有人从旁支援的情况下受到这种撞击,就不仅仅是折断几根肋骨这么简单了。

多亏了作用力,我稍微和大东西拉开距离。这才借着适应黑夜的视线,勉强看到它的全貌。这家伙和一般野猪比起来更为凶残,也更具有智慧。它并没追击我,而是停留在原处,像我观察它那样打量我。被这种家伙当做敌手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而且它的目标显然不是我,估计身后那个小姑娘对于它是什么必须毁坏的存在吧。

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我活动震得发麻的手腕,重新摆好架势。它并没有防备,没准这家伙跟我一样是个纯粹的攻击型,那刚好,比谁快,谁的武器更为锋利,在我成为战士的这些年头里还没有败北过!

体型是最大的优势,尽管它同身体比起来行动快不可思议,只要绕到死角就可以,它的毛皮可不是钢铁,只要还有柔软的特性就能切开!我的身体纯粹是为了作战打造的,敏捷不在话下,即使是脚底打滑的泥地也能稳住阵脚。我从它面前绕到左侧去,趁着这头巨兽没有扭转过来之时劈下!

“请您躲开!”

天使的声音尖细,越过耳朵直戳脑门,她从没发出过这种声音,突然爆发的呼喊让我脚底一软。我听到一声尖啸,疼痛后知后觉的袭来,风和耳朵尖被划破了,热和轻微痛感通过耳朵扩散开去,我跌到草丛里,狼狈的翻滚。

该死——!触碰到的地方逐渐渗出血液,的确是,刚刚的确绕到它的视线外了,完全没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袭击了我?!该死——!这都不是现在应当考虑的,魔物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它现在正逼近天使,瘦瘦的小姑娘肯定会在獠牙之下四分五裂的。

我发誓我是个毫无同情心的人,不过极其偶然的想起契约里有什么利害一致的条约,她也不应当死在这种恶臭下。真会给我找麻烦,我狂奔出去,在兽撞碎木桩以前捞起天使。人的潜能的确无限大,被死亡阴影逼近时,甚至可以夹着小姑娘背着剑涉水而过,森林是绝佳的阻碍,河水似乎隔断了它的嗅觉,这家伙狂暴起来,把我塞满回复药的背包顶起来摔的到处都是。

没准真会死在这里。我回头看它逐渐缩小的影子,等它渡河这距离就不成问题了吧。而且,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受伤的呢?耳朵还在隐隐作痛,一方面是伤口,另一方面是天使的叫声……等等?我把小姑娘放下来,

“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她很聪明,瞬间就理解我的话语。天使看上去忧心忡忡,

“这孩子……被魔王眷属亲吻,虽然是最低等的眷属,操控一只魔物没有问题……刚刚魔法保护机制在起作用。”

“就是说这玩意儿身上有个防范装置?”

“是的……虽然每次只能防御小块区域,也足够偷袭了。我想,他是讨厌看到天使才……对、对不起……!”

天使简直快哭出来,丝毫没意识到现在还被我绑着手脚,我忽略她奇怪的用词,巨兽的追击很快,狂躁的野兽大肆破坏,似乎被激怒的很厉害。


“能看到就可以,拜托了,替我看着那只魔鬼。”


讨厌的混合物又一次冲到跟前,我留下天使跑出去,它的攻击比刚刚更为凶恶,兽的理性荡然无存,獠牙的冲击不间断袭来,每一次都要费尽力气才能格挡,我在密集的攻势中冲着愣在原地的天使大喊,

“别发呆了!我要再试一次,这次就拜托你好好用眼睛替我防范!我可不想死这里!”

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我终于直面这只野兽。简单的动作而已,我做过无数次了,这种没有脑筋,烤起来很好吃的肉,再来十多头我也不会惧怕。前提是没有我看不见的魔法加护。

就想之前做的那样,移动,近身,然后出击!刺痛的风声再次响起,

“请防范右上方!”

天使如约而至,我空出手一只来,对着虚空打过去,的确接触到了什么,空气里爆出巨响,我的手套被割开,皮革发出烧灼的臭气。但是现在无暇顾及,被击飞的地方显现出连我都看得清的图腾,深紫色纹路像魔女熬的浆果,这种魔法阵是移动式的,被揍就会破坏,显然操纵者是个不成熟的魔法师。

巨兽咆哮着转身,我一面躲闪一面追寻那个图腾,继续重复移动,近身,出击!这次我清楚的看到空中的突刺,尽管看不见魔法,我动态视力还算不错,在这东西反击之时,我俯身从兽的肚子下头钻过去!兽臭裹满全身,要拼命忍耐才能保持意识清醒,但已经赢了!我起身挥剑,刃刺进它隐藏在重叠毛皮之间的脖子里头,我清晰的听到斩裂骨头的声音。

和气息一样腥臭的血液涌出来,巨兽的吼叫声震得人头皮发麻,我勉强贴近它肮脏的皮肤,才没被它的垂死挣扎甩飞到某棵树上暴毙而亡。我确定切开了它的动脉,血飞溅的到处都是,它徒劳挣扎嘶吼,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渐渐停歇下来。

我从它硕大的脑袋上跳下,挥手甩干净血沫,击中的地方曝出狰狞的痕迹,兽还是兽,如果它不这么剧烈的反抗,苟延残喘的几率更大一些,不过这已经和我无关了。

身上满是它溅出的血,还有搏斗之时难以忍受的臭味,我不得不跑到河里去,让流动的清澈带走那些污秽。天使在安全地带,我稍微回头,天使依旧一尘不染,小姑娘望向我,摆出如释重负的眼神,好像在她眼里,我身上沾的血污并不存在,天空色的眼睛映着夜晚显露的星辰,耳边似乎传来途经的教堂里常有的歌声。


……或许,这就是她作为天使的证明。我把脸埋进水里,好让那些困扰我的热度迅速消退,现在我不想提契约了,这种麻烦的事——还是等尝过肉了再说吧。


TBC

烤肉当然贼好吃√

评论(12)
热度(8)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