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Insignificance

我想到。

穿透你的血肉骨骼,迅速腐朽的,你的一生。

失去饱满的灰暗,眼神依旧如同玉石,

一个无畏的魂灵汩汩燃烧。

我想到。

骨髓里流着蓝色的液体。像加入过多颜料染出纯净的色彩,它们暴露出来,把粗鲁割开的烂肉掀到一边。

只有骨头。

白的,水把它洗干净了,第一次降临人世的受洗。它有尖锐的边缘,模糊的棱角,抚摸让它的滑腻直观显现。

骨是支撑,是框架,是血肉依附的平台,人之初。

它被折断了,流出蓝色的液体。

评论
热度(8)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