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我与天使】(37)

我与天使(37)

战士家今天的饭(bushi)




阴雨天总让人心烦。雨从来不给予什么好东西,变泥泞的开拓路,湍急到涉不过的河水,屏蔽魔法的用价高过成本,哪里的摊贩都早早回家,总是死寂灰暗。


雨水把窗沿涂成更深的色彩,外头的花圃变得一片狼藉,刚刚种下的种子没那么容易发芽,砸在泥土里渗出小小的浑黄浅坑。


等放晴了再去看看有没有问题吧,我搅动长柄杓,对着热气思索。厨具都是新买的,我不太用得着这些,买下的小房子狭窄又冷清,疲于应付人际关系也几乎不来这儿住。但是现在完全不同,集市和探索也差不多,不就是将密林换做人群,收入换成支出,新的桌布很漂亮,压印着暗纹,颜色挺像晴天。


天使自作主张的买下玻璃瓶,盛了水放进卡洛罗尔玫瑰摆上去,映衬形式统一的窗户,看起来也像模像样。最后还是买了娇艳的玫瑰花,商人果然非常狡诈,不过,的确不赖。


身后的脚步很轻,天使好像起来了,我转身见到她捧着水杯,那是昨天的水,已经冷的像冰块儿一样。我把她的杯子抢过去,登记过魔法点数以后也能勉强使用基础,加热瓷杯绰绰有余。


她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用露出困倦之色的眼睛望着我,嘴唇也苍白着,似乎连站立都有点困难,得扶着桌角才勉强不倒下去。明明脚伤才好了没多久,生理期还真是麻烦的东西。


我也只是对这段时间有点耳闻,想想持续失血一个星期确实非常可怕。感谢和善的邻居指教,天使自己会也用清洁的小魔法,我只能手忙脚乱的买下砂糖,又从储藏柜翻出剩下的茶包,好歹是让她的疼痛减轻了点。天使总喜欢忍耐痛苦,将自己置入最没有退路的位置上,不知道这种性格是坚定还是愚拙。


“这个模样喝凉的,不要命了吗。”


仿佛现在才从迷惘里醒来,她张大眼睛接过杯子,小声的感谢,水汽终于将她的嘴唇覆盖上一点血色,天使坐到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喝水,我想她的腹部是有头小兽,想要逃避囚禁的黑暗而不断冲撞,就和我被兽牙顶出去的痛感差不多?


她的肩带滑下来,尽管五月的卡洛罗尔不算冷,阴雨天穿着夏季睡裙还是有些单薄,真是的……连取外套的力气都没有吗。等天使搁下杯子,我便走上前去抱起她,天使的胳膊凉嗖嗖的,很快浸染了衣服传递给我,天使需要继续休息,这是我现在能做出的最合理判断。


似乎习惯了我的举动,或是因为脱力,她没有一贯的反应,我把她抱回被子里,将漏进衣服里头的金发梳理好,天使现在完全醒了,张着眼睛看我。真想再去集市一次,什么时候才会晴朗起来呢,很快就有果酱可以买了吧,天使喜欢吃甜食,草莓酱罐儿已经见底了。


我也很想吃草莓。我俯下身,让她的嘴唇再次变得鲜润一点儿,尽管她需要休息,在嗅到天使身旁牛奶的淡香时,好像没办法保持冷静。简单的亲吻被加长了,陷进床榻自然而然,我的双臂将她隔着被子围拢,触碰到热度偏高的脸颊,涂抹她的唇色,去感觉去侵占,让呼吸骤停。


她费了很大的劲从亲吻里恢复过来,脸颊好像更加红,天使喘了几口气,缩进被子里不去看我,细弱的声音闷闷传来,

“那个,厨房没有关系吗。”


啊。


我不怎么情愿放开她,确实需要看管那锅汤。虽然探索的时候也煮一些,基本上是把采摘的蘑菇放进去,并不是非常好吃的料理。玛琳倒是很会煮汤,她能辨认出至少一百种蘑菇,甚至比匠人开的餐馆味道还要好,杰利兰特非常喜欢那道汤,总是一个人吃掉大半。旅途中没有威胁的悠闲夜晚就会煮这样的汤,等他们对神祷告完毕,火焰活泼的跳跃着,星星的一面掉进锅子里头,舀起递过来的时候又成了月亮,那么好喝的汤好像煮进一整个星空。


曾经的烹调基本被魔法替代,但食材的新鲜度和比例却变得更重要,就算同样的食物也能依据比例做出很多种不同的风味。真感谢和平,闲着没事的魔法师们有更多时间研究便利生活的魔法。卡洛罗尔靠近王都,有什么新发明也是率先普及,就比如这些遗传信息里植入魔法术式的植物,不论量多少,好像只要放进锅子里就自动变得好吃,有天他们制造出长腿的话痨土豆我也不会非常吃惊。


吃那种东西未免太恶心了,我削好没有腿的土豆塞进锅里,外加番茄、莴苣和一些胡萝卜,邻居的太太告诉我这是最简便的汤料理,很适合下着雨的时节。烹煮大约二十分钟,要是没有魔法协助的年代,我肯定做的一团糟,但现在它被漂亮的盛出来,搁在打磨光洁的木头小碗里。


父亲小时候也做过这种小碗,他的专长是制造各种各样的木制品,无论精巧的时钟还是不用钉子的小凳子,父亲身上总有木头的气味,和青苔叶片一起,都是亲切的记忆。虽然对他们有点意见,对我来说父母没什么不好的地方,母亲也做过汤,尽管这不是她擅长的领域,半融化在汤里头的蔬菜和那时候如出一辙,连白面包也是,好像我还坐在充斥木头气味的家里,等待今天腾腾的热气。


我熄灭了火焰,让天使穿上外套再过来。已经是下午两点,雨几乎停歇了,让人不快的水汽逐渐散去,天使的位置上能够看到淡色的彩虹。窗户外头有小孩子笑着跑过去,湿漉漉的街道带着水洗的清新感,我和天使面对面的喝着蔬菜汤。



真安静,勺子触碰到碗沿也只会有钝钝的声响,日光和风一起进入,另一头的薄纱窗帘吹的飞扬起来,没有魔物,也不必担忧明天,虽然很快就会踏上旅途,我却觉得不会厌倦这种平淡。

“很好喝。”

天使的声音传过来,她的气色好了很多,看上去也不是勉强,我当然要相信魔法,也相信那双真挚的眼睛不会撒谎,天使的碗已经见底了,她正用面包蘸起残余。要是几个月前,我一定想象不出天使应该如何生活,除了翅膀与光环,她与我遇到了所有人类没有多少区别。


“当然了,要再来一碗吗。”


我接过她递来的小碗,玛琳和母亲是不是也看着空空如也的碗底,问出这样的话语呢。我不太想深究这回事,以后也想要天使尝尝映满星空的汤,和木屑的气味混杂在一起的汤,都同锅子里的温度一样,是缓解疼痛和烦躁的秘方吧。




TBC

怎么没人告诉我那么多错字!??

评论(13)
热度(11)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