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黑历史

天真,更早的我会放出来吗

这是15年6月给以前朋友写的G
原作:黑塔利亚  CP:米英

Down

阿米视角 未来向 BE

-[down]

微茫。

星辰与曙光是世上唯一炫目的光。一为将要死去的璀璨,一为即将新生的幻想。

在清凉的薄曙中踽踽独行,盛行西风温暖不了沉睡的世界。英\吉\利\海峡勉强可以遥望那头的土地,我的起源,我的归宿,我所能殉葬的一切。

而现在我在这里,你的世界夜灯已经熄灭,这土地是失去了灵魂的空壳,安静如焚燃殆尽的木块,灰白并且,一如往常。

那模样像你从未离去,大\英\帝\国。

海风咸湿,大片的圆滑海面未曾有过风浪。我从未设想过这块平静的蔚蓝下会有怎样的暗波流淌。我知道那里是有你存在的童话,明艳的蔚蓝海域,色彩斑斓的珊瑚和成群结队的鱼群,以及在此默默安眠的你。你说你来自森林,却无比热烈地爱着让人溺毙的海洋,你曾夸耀过我的眼睛——人人都说那是天空的澄澈蓝色,只有你说,我的眼睛像是海洋,包容着一切热烈甜美的情绪,借助对视,统统给予你。

现在我在看着你——觉得幸福了吗。

我俯下身,北\大\西\洋\暖流温暖着这片海域,水替代你的唇瓣亲吻我的双手。我幻想你终于成为了人鱼消亡的泡沫,你的灵在虚空里拥抱我,原谅我永远也看不见那些奇妙的精灵们,但我知道你在,我确定你在。

hey arthur。

我呢喃。

终于全心投入这块葬有你的地方。水温柔的拉拽我,向着黑暗里独一无二的你的亮色前去。

我闭上眼睛。

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么任性妄为,全部的反对意见都统统不接受。你们的确是活了接近千年的老不死,你们的深沉老成我永远也模仿不来,但是我的爱可以匹敌这一切,我可以用美\洲北部广袤的土地来殉葬,就算这会成为罪行。就算这早已于事无补。

今日我总算,死去。


-[down]

海水汹涌。

慢慢涉过涨潮,冰凉的白沫泅湿身体,我站在起伏不定的波涛之中,一半是寒凉的海水,一半是微醺的空气。

海的手剧烈的牵拉衣角,妄图将我拖拽入它广袤的怀抱,重回有你的地方。这是你的邀约吗,亚瑟。

与我残酷的成人礼别无二致的邀约,无论经历多少年月也能轻易抚到的伤痕,那是灰暗雨幕中的你的翡翠色瞳孔。对峙的时刻来临,隔着千万水雾你的枪口微微发抖,或者是我的颤抖。

"怎么可能下的去手啊……"

赤红的战服被泥水渲染出大片污垢,你再也不顾大/英/帝/国的颜面,无比狼狈的跪倒在地,如同被无形的铅块压垮坚定意志,我看到你的眼泪同雨水一般下坠,下坠。

好重。

雨珠撒遍全身一点点将我钉入泥土,疼痛席卷身体,甚至让我忘记如此坚决的初衷。想要你站在我身后,再也不必漂洋过海征战的初衷。

可是一直一直,在哪一个战场都在与伤痕累累的你相逢,

所说的守护也成了讽刺的玩笑。

你还是在我之前率先没入了这片蠢蠢欲动的大洋。如同宙斯的灭世洪水般凶猛的海洋,可惜我这个英雄,没有造出容纳你的诺亚方舟。

那么亚瑟,看看我这次的决意,我会回到你身边,一如本源。

我张开双臂,彻底陷落。


-[down]

我不知道这份死亡究竟会是何等漫长。

身为国/家,等待我的土地完全没入深海的时间里,我都会无比清醒。不曾老去,也没有死亡,我们的存在像是寄宿在国土中的魂魄。可我依旧感谢这具温暖的的身体,让我足够触碰你。

水淹没了一切,刹那间呜咽的海风沉寂,破水声连同海水灌满了全身,德\克\萨\斯在冲击之下脱离了我,我仰头看平光镜反射的几点微光。

视野晦明不清,我沉降进这片黑暗里,去往你的亚特兰提斯。

鱼类在身旁掠过,看不到任何色彩鲜丽的风景。你一定,一定厌恶这里,亚瑟。

就像你厌恶着那暗无天日的战争。战火中一切都被扭曲,浓烈刺鼻的火药味取代了花圃的玫瑰香味,伤痕遍布的枪\支移除了做工精致的骨瓷杯,你灰头土脸的坐在战壕里冲我笑。

"我不会退让的,就算全境沦陷,我也不会退让的。"

然后我就可以再度确认我们终会胜利,你的笑是在血与火的炼狱里唯一的微茫。

就算是这样寂静的深海,也会因为你而淡淡发亮吧,亚瑟。精灵带着荧光的翅膀,独角兽的晕光,定会点染哀痛呻吟的废墟,在你身旁永恒。

我相信你的童话。你能看到孩童才能看到的,温柔如幻梦的灵体。或者你自己就是这样的孩童,过去了上百上千年,你也是这样,从未对这个梦的世界有过分毫怀疑。尽管hero已经脱离了这一切,我依旧衷心愿望,有一日与你一起看到那些绮丽。

闭上眼睛,身体里传来清晰的心跳声,我安然继续这场似乎不曾完结的沉降。

你在这里啊亚瑟。



-[down]

你的,曾经光耀的存在。

大本钟在身边沉睡,它再也无法走动,清晰的金黄色已经被斑驳覆盖。曾经它是你的骄傲,再也不会有人带我穿越熙攘的伦\敦街头,指着晴空里显眼的建筑,告诉我老掉牙的故事。

可我很喜欢你清澈的嗓音,像一泓清水旋绕耳朵,旋绕心脏,旋绕进灵魂,带领我舞出一曲华尔兹。

越靠近你的所在,反而越平静。天知道我曾经消沉的多厉害,无论我怎样努力也无法挽回你已经不在的事实,百年以后,甚至更短,你就会成为书里的某个篇章。

但我记得,我记得你的每一条气息典雅的道路,每一栋色调柔软的建筑,每一朵盛开在三月的玫瑰。爱好园艺的你在你小小的庭院里侍弄花草,似乎因此也有了花朵一样让人心动的特质。

"我爱你。"

我一定对你说,干净纯粹,不夹杂一点情欲的对你说。

我拨动海水,向前游动。

我不清楚从何时爱上你,或许是由来已久的情感发酵成了现在的模样。

我穿越颓圮的废墟,搜寻唯一一点你的亮色。

我明白这份爱的艰涩,然而无论是怎样的未来,也想与你一道。

亚瑟,亚瑟,亚瑟。

绕过枝枝节节的海生植物,拨开一触即碎的建筑,在黑夜里的那道光芒——

悬浮于其中的,你。

我笑了起来,向你张开双臂。飞蛾扑火一样的义无反顾。我触到你冰凉如雕塑的手指,你熟悉的纤瘦身体,拥在怀里的感触,无法忘却。

我贴近你的耳畔,睡梦般耳语。

"嗨,亚瑟,hero来啦。"

寂寥无声。

我知道不会有什么回应,你已经陷入这场沉睡,不再醒来。但我臆想你一定开心,抑或生气也说不定,就让我以为你是开心的吧。

我抱住你,任由身体的沉浮,意识渐渐模糊,恍惚间回到一切还未终结的时刻,你在我身边,翡翠的眼睛里是迷蒙的爱意。




"Good night,Alfred。"

fin

评论(19)
热度(11)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