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Dust

九田酒一个人在桌炉里。

无聊的下午,没有到动画播出的时刻,外头很冷,只有呼啸的风声。九田酒把铅笔杆儿咬的湿湿的,丢到床底下的门牙接替者在软木上留下一些印子。

好闲——七岁的小姑娘发出类似老头的感叹,脸贴着作业本,铅笔痕立刻印上去,她的衣服蹭着一些橡皮屑和灰尘,新搬出来的桌炉并没被好好擦洗,爸爸不拘小节过了头。他忙着打点许多事,实在没办法兼顾所有,给她留下蜜柑以后就离开了。

那颗甜蜜的果实在桌子上滚来滚去,灰尘荡漾,歪着头能看到反射的寡淡光线,她用力吸了一口沾满灰尘的空气,鼓起的腮帮子随着呼吸迅速瘪下。

“啊啊,轻一点,轻一点小姐。”

这么说着,一边拉住她手臂的,是个飘在半空的怪人。

没有人经过玄关和院子,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像电视上看到过的房间幽灵。九田酒其实不怎么怕,爸爸说妈妈也是幽灵,她见过的妈妈表情那么温柔,变成幽灵一定也是温柔的。

突然出现的先生也长着很温和的脸,并没怪声怪气的说话,她一点儿也不怕,用另一只手去抓摇摇欲坠的男人。

“您好啊,幽灵先生。”

“幽灵?不不不,我才不是那种形态不稳定的外侧物呢,我是灰尘啊,灰尘。”

他胆战心惊的抓住九田酒,直到确认外面的风不会进来,才松了一口气。

“灰尘……?”

她想起黏在蜜柑上灰扑扑的小东西,无论如何也不能与这位穿的像从事舞台表演的先生联系在一起,九田酒松开固定他的手,发觉男人轻的可怕。

“不要放手啊!我会因为你说话的气流飞走的!”

他尖声尖气的叫着,抓紧九田酒的袖口,她赶紧重新握紧男人,不让那气球一般的重量从手心流逝。安心以后,他用领带把自己绑在九田酒的第三颗纽扣上,男人像个大型气球飘在视野里。

“我第一次见到灰尘诶,灰尘都跟先生长得一样吗?”

“怎么可能,”灰尘轻轻的笑了起来,他看起来像二三十岁,“我们和人一样多变,小姐和你父母也不会长得一模一样吧。”

她歪着脑袋回忆爸爸的长相,九田酒没有带眼镜,也没有拥抱时扎脸颊的胡子,确实一点也不像,她冲着灰尘轻轻摆头。

“灰尘先生是怎么过来的呢,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

男人似乎有点生气,

“因为你吹的气,搞得我东倒西歪,都没办法睡觉啦!”

“对、对不起!”

睡觉的时候被惹恼真的非常难受,九田酒曾经被弄醒过,她看到爸爸弓着身子,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声音,他身边摆着家里一起去照的相册,九田酒可以在上头看到妈妈。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做了很不好的事,想要把蜜柑塞给灰尘。

“这个就不用啦,我怎么吃的下呢,光是它一颗汁水就能让我动弹不得好几天啊!”

九田酒失望的收起水果,灰尘看着年幼小姑娘的脸,在浮世里游历的灰尘总是心很软,见惯了人类,自然也能感受他们,他赶紧去安慰小姑娘,

“嘛、我也没有那个意思,我住这里好久啦,应该和你打个招呼不是吗,小姐也会和邻居打招呼的是吧。”

“嗯,我都好好打过招呼了!也向他们介绍了爸爸!”

“好孩子。”

灰尘把手搁在她头顶上,做出没有重量的抚摸。

“我上次被看到都是七八年前了,那个女人要擦掉我来着,我可不想待在抹布上,又臭又湿真是太难受了!”

的确很难受!九田酒记得抹布混杂了许多奇怪的气味,和每星期二处理的垃圾一样臭臭的,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灰尘先生好厉害!”

“那当然,我什么都看得见。”

他笑着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显然是对这种夸奖很中意。

“我要走了,这个形态实在没办法维持很久,人类真厉害,要顶着这种皮囊度过一生吗?”

九田酒听不太懂他的嘟囔,只听懂了他马上就要消失。她想起来妈妈,也是突然之间消失的,甚至都不像灰尘那样跟她道别。爸爸总说她去了另一个国度,一个很轻很轻,看不见的国度,可能就是灰尘在的地方。

“灰尘先生,您真的什么都看得到吗?”

男人正看着天花板的斑垢,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处理,黄色的痕迹像年轮一样蔓延开两三圈,

“是啊,我一直在看着你们呢。”
“那,如果您见到妈妈,请帮我问好!”

灰尘记得她,在九田酒尚在襁褓的时候,她抱着小小的女儿,拿着抹布想要擦掉他,再过了一年桌炉重新被拿出来时就见不着了,

“好,我会的。”

他轻轻点头,解开了束缚的领带,灰尘飘在空气里,慢慢沉降回桌子上,九田酒看着灰尘消失,桌面上重新积压了一层薄薄的灰,她庄重的把蜜柑压在灰尘上,屏住呼吸用最小的声音说话。

“我们,约好了哦。”

当然。

灰尘闭上眼睛,骨的余烬也是灰尘的一种,他也在这里待腻了,等下一场风来,他就去旅行,到那时总会遇到的,灰尘对曾经见过的人印象深刻,肯定不会认错的。

END

评论(11)
热度(10)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