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我与天使(40)

我与天使(40)

进入新章的铺垫,隔了几个星期才想起他们两个(x)



灰鸽子。


天使伸出一根手指,让它鲜红色的脚有落足之处。我从它聒噪的叫声中醒来,费了一点时间才确认它的确是为了送信而来。明明用风的魔法就能很方便的传递信息,大家还是情愿等待鸽子好几个星期。我一点也不懂等待的浪漫,或许只是并没什么牵挂吧。

努力回想,杰利兰特并不知道我在这里,上个星期刚刚和家人的定期联络,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不会有人理会这个孤独的佣兵……也有可能是给天使的联络,不过他们需要用这种原始手段吗?

灰鸽子在天使手掌中跳跃几下,又很快飞走,我把取下的信笺丢进火焰里,陌生的声音传出来,听起来像个死板的男人。

“尊敬的【——】,我谨代表杰拉塔斯罗王都阿德科向您发出委托申请,请您在收到灰鸽讯息后五日内到达王都,届时将会前往迎接。”

……我开始后悔图方便把这颗声囊烧毁了,虽然这男人的声音不容置疑,我还是在脑内搜寻了可能的得罪对象,我不混酒馆,自然不可能和那群无赖有什么关联,独自探索也很少遇上别的冒险者,更别提惹到某个大人物。

“嗯?您要去王都吗?原来您是这么厉害的佣兵啊!”

天使贴到我身边,眼神依旧一派天真。如果我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佣兵,就不会在这样的小房子里生活了,更别提每次作战都打的够呛,王都那些强的跟怪物一样的家伙,我遇到的龙可能只是眼前飞过的苍蝇吧。

“怎么可能……而且没办法确认这条消息的真假。”

“诶……但是听起来不像骗人的,或许是您击杀龙的事迹传过去了!真好啊,王都是什么样子呢?”

“现在骗人的手段可多了,”

吓唬这个对世事几乎不了解的天使实在很有意思,我憋了一口气,看她认真聆听的严肃模样,

“之前啊……我遇到的小组就收到这种飞黄腾达的消息,在镇子里大肆宣扬了好一阵,结果指定地点是个贼窝,全队人连裤子都被扒了,好歹是保住性命。”

“啊……那不要去了,要是裸着就只能活在丛林里像个野人啦。”

真不知道天使的脑瓜里在想什么,我轻轻敲了一下天使的脑门,她格格的笑起来,顺势倒下去,头发在我揉的皱巴巴的裤子上散成金色的湖泊。

我活了二十几年,一直都与特别没什么缘分,半吊子的能力,半吊子的历险,什么都随便,什么都不在意,如果没遇到天使,我这一生用不了一页纸就写尽了。

是这样吗……如果说我有什么是被王都所看重的,一定就是与天使的这份契约了。

她像只兔子那样在我怀抱里滚来滚去,床单也因此乱糟糟的,对此我已经很习惯,倒不如说在我们刚刚相遇的时候,不会料到她的个性如此粘人。毕是天使,脸庞总带着一点隔绝人世的淡薄,要是她敛息端坐,会被信徒参拜也不意外。

我把手放在她柔软的头发上,隔着凉凉的发丝,能些微感受到她幼儿一般的皮肤。

如果那条消息是真的,王宫的人多半是想要我把天使带过去吧,我跟她是被契约绑缚的,关系脆弱,何况我没有自信打赢那些人,说到底我还是初出茅庐的新手,对战斗格外不适应,再加上容易被击倒的体质,越想越觉得这份邀请是个巨大陷阱。

幸好我对危机非常敏感,也不是会为了名利行动的人,他们或许在等着我自投罗网呢,一到王都脚下立刻把天使关进金丝笼里,我孤零零的被扔在城外,对厚重的城门无计可施。

“麻烦……”

我把不明所以的天使抱紧,她现在就在这里呢,我不会去王宫,也不会交出她,反正传递消息的声囊被烧掉了,不会留下曾经召唤我的痕迹。

这种麻烦事还是早点忘记比较好。今天的光依旧璀璨温暖,和天使的头发很相似,窗户外头的玫瑰已经发芽了,再过几个月就是长满卡洛罗尔玫瑰的花园。和天使在一起总觉得时光都变得很漫长,好像一切都要融化在光线中。

马的嘶鸣突然由远及近的传来,车辙撞在镶嵌石子小路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听起来像什么贵族误入小巷子,应该立刻就会安静了。

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它笔直的冲刺过来,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阴影覆盖了我的后院,毛色艳丽的马匹高声呼喊,在指令与鞭子的呼呵中踩到刚刚成长的花芽上。

“我们的花!”

天使一下跳起来,扒着窗沿对被踩的七零八落的花儿发出绝望的哀鸣,仿佛一个瘪下的气球,那几匹马从鼻孔里喷出奔波过的白气,一边悠闲的吃着幸免于难的花儿。这可真是……我再不去管管,她大概要哭嚎一整天了。

“失礼了。”

车厢打开了一条缝,纸人一般的老者从里头挤了出来,他的穿着和富人区的那堆人相比更低调,却有更为强烈的气势,容易让人联想起……

“王宫的人?”

“我想灰鸽子也应该到了,您收到我的消息了吗,想来路途会很艰难,所以那位大人让我来接你们。”

他没有否认,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条轻飘飘的消息带来的不是什么好事,只言片语能传达什么呢,无论是鸽子还是风声,带来的都是捉摸不透的东西,我把天使抱回来藏在身后,尽管这真的无济于事。

老者站在花圃中,不知何时我家被卫兵包围了,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不容许我们的反抗。

“你要带走我们,还是她呢。”

“您很聪明,佣兵先生,当然是像消息说的那样,将你们一并请到王宫去啊,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位大人一定又大发雷霆了。”

老者露出微妙的表情,他甚至不愿意和我们交涉,像只乌贼一样钻进车厢中,空气变得很安静,邻居们的窗户全都紧闭着,我猜想如果我说出一个“不”字,卫兵手中的长枪就会将我层层贯穿。战士是刀口舔血的职业,可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丧命。


我们还是登上那辆车,马儿很快奔跑起来,去往未知的方向,天使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对着窗外看了很久,那是我们房子的方向。


“花圃,变得乱糟糟的……”


她低下头,任凭窗外的风吹乱头发,我把那些纷乱拨到她耳后去,抱紧她瘦弱的身体。那位老者已经入睡了,招待用的茶水还散发着热气,随路途不断震荡。

“没事,我们回来以后再种回去。”

“真的?”

“真的。”

我不会骗她。


TBC

下次就在王都见了🎵会有新角色出场

评论(10)
热度(11)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