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内裤事端

内裤事端

*本文除了胖次是真的其他全为杜撰
*非常低俗,全是脑内,是无意义故事



我踩过落在地上的银杏果,淡黄的果皮瞬间爆出汁液,脚底一声清脆的呻吟,像摁下拆开的包裹附赠的泡泡纸。行道树是银杏未免有些奢侈,我盘算什么时候拉着猴子和大码拽点儿下来。

别误会,虽然这是上课时间,我这星期的课表也满的要爆炸,也不代表我是个会逃课的痞子。只是起床晚了又遇到拉屎,舍友撇下我迅速溜号,叫他们应付点名实在不放心,盘算着请假不超过三次,尚在允许范围内,从通讯簿翻出老师号码发个短信过去,已发信息全是理由不同的请假。

我根本不记得家里谁生病。我挠着头想个靠谱的理由,水流把憋了好几天的大便冲下,这下觉得肚内空空,有必要再补充回来,是种良性循环,循环。可翻遍宿舍连包泡面都没有,只能出门解决。

我就是在去食堂的路上和那条内裤邂逅的。


那是紫色的崭新的,就那么躺在一堆银杏叶中间,等待拐角的谁发现它如此显眼存在。怕是哪个姑娘挂外头被风吹下来了,一般来说这种猜测都是合理的,可我环顾四周全都是男生宿舍,这些挤满男生的建筑物把离的最近的食堂包围起来,好像什么铁壁守护。

一般来说保卫吃饭的地方的确没问题,丧尸来了还能冲进去扒好几碗,没准能撑到救援。我环顾四周,除了睡觉的空无一人,遥远的教学楼传来朗读的声音,秋天的风又凉又劲,我只想吃饱了赶紧回去。

但这种少林寺之地出现女式内裤太奇怪了,我神色自若的行走,单腿抬起的时候迅速俯身,把那团柔软的织物塞进口袋里紧紧捏住。




“紫色,蕾丝,三角式。”

猴子把内裤举到灯下翻来覆去的看,一边嘟囔着并不是原味的,这条内裤应该刚刚从包装盒里被拿出来,除开被我捏出的折痕完全看不出被使用过。

“原个鬼,对着小电影撸去吧。”

老方往他脑袋上很揍了一下,猴子人如其名的瘦,真怕力气太大就会把那大脑门从脖子上拧下来。大码没说话,专注的盯着光线看,虽然他不会掺和这件事,却总被拽到我们的行动里,这次也不会让他逃了,我们四人才是一体。

“要真是原味的才恐怖呢,我们这儿哪有穿的妹子,不怕遇到个异装癖,还把他穿过的内裤想成玛利亚小甜甜用吗?”

“呕,别说了,我肯定中招。”

猴子半是生理反应的呕吐起来,扶住被老方折腾的脑袋。

“那也说不准,可能是香艳宿舍啊!带着女朋友回来,特地准备的换洗衣物之类的。”

嗯……不能否认这个可能性。这是条没收藏价值的内裤,但它来自哪里却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不懂他们的想法,但我暗地里的嗜好是挖人隐私,要是找不着工作,我就去当小报记者,天天跟着人家后头跑。

“异装癖的可能性确实很大啊……你想想,平时是个普通的学生,一回到宿舍就穿上女装拍照啥的,现在不是挺多的吗,我在泥潭都见了不少,腿细的跟妹子一样,还真好看。”

“醒醒吧,人家女装dalao都现充的很,兴趣而已,腿毛刮不刮都没什么好说的。但要是带妹回来,我翻遍宿舍也要把这现充找出来烧了。”

老方是20年DT,纯的,明明对这种苟且之事(他自己说的)羡慕的不行,却只敢在口头喊两句烧,也没想着把自己油头洗洗找个女朋友,顺带我也是DT。

“别那么大火气吗……虽然很嫉妒,还有可能是宿舍欺凌呢,三个人合伙欺负一个,这种事也有的吧,”

猴子把内裤翻了个面儿,无论他怎么翻除了尘土和我手上的汗,它也不会沾上别的气味,

“我们要是找到主人,没准就救了个人呢,被学校和报纸表彰,我的学分也可能有点指望,哪种情况都不亏!”

“做你的白日梦去,小说看多了吗,我们只是群普通学生而已,能不掺和的就别掺和了。说来说去这些都是猜测而已,要查的话应该从哪里入手,根本就没个头绪啊!”

老方率先清醒过来,我意识到因为这条不知底细的内裤耽误了太多时间,我想查下去,但老方说的有道理,除了捡到这条内裤的拐角根本没有别的线索,不知道它从哪儿飘过来,从围绕建筑的哪个方位落下。

要是我有推理的脑子,就一定会吧啦吧啦一堆看起来很帅的情节,将故事推向高潮。可我看了百来篇推理小说也无法做到,这就像投石找风向一样,除非遇到龙卷风。

宿舍暂时陷入沉默,老方显然不想管这事儿了,而猴子依旧把玩这块小小的布,我蓬勃的好奇心完全没得到满足,脑子里各种可能性分成树冠,填充浅薄的皮层。

“那……这个……要怎么处理?”

一直没开口的大码终于说话了,我们不自然的沉默被打破,屋顶的日光灯发出滋滋的声响。

“那就只能我来……”

“闭嘴猴子,大码,摁住他。”

最终它还是留在宿舍了,我们把它放在吃剩的巧克力盒里,塞到桌子底下。






差不多一星期以后,我才理解这条内裤的由来。

大学非常小,即使容纳了几万人,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在校园闲逛的时候遇到朋友阿立往垃圾桶里丢内裤。

“不知道哪儿来的快递,都TM寄了两次了,全是这些玩意儿,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别人还以为老子是变态呢!”

我安慰了一会儿愤愤不平的阿立,接着冲回宿舍想向他们报告这件事的始末,虽然可能只有我还时常想起这事,其他人或许早就淡忘了。

狂奔回去宿舍门没锁,我撞进去,非常高兴的张开双臂。

“听我说!那个胖次——”

话语梗在喉咙里,猴子跟我面面相觑,他伸着脖子,正把内裤套在头上,那条,紫色蕾丝没有使用过的女式内裤。

“听……听我解释……”

之后我多了个帮忙领快递带饭的狗腿子。

END

我真的见到这条胖次了,但是我手上抱着箱子,没有捡(。)

评论(11)
热度(6)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