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先生

脑子有毛病,本博屁用没有,废话连篇

豆子

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土豆和各种豆类。

一个是淀粉聚合物,一个是蛋白质含量超高的产物,就算不吃米饭也不会饿死。

黄豆当然是其中的翘楚,它的做法实在太多了,甚至制作流程的每个阶段都能成为食物。去景区玩儿的时候见到水磨,可以做豆浆和豆腐脑儿,南北方的豆浆都是甜的,可一到豆腐脑就变成了尖锐的差异问题。

我家是吃甜的,卖豆腐脑的人同时卖甜酒,把热乎乎的酒啊豆腐脑啊放在铝桶里,拿扁担挑着走街串巷。就和摆着车到处跑的卖臭豆腐和糖葫芦的人一样,是街头小吃里的风景。叫挑担人就会停下来,非常便宜的价钱就能买一小碗,撒上一大把白砂糖就能做甜点,当然也有特地买来做汤的,这是另一种风味。

北方的豆腐脑豆味儿很浓,豆腐也豆味儿很浓,吃不习惯的会觉得很腥,带着很朴实的泥土味儿。虽然到北方好几年我也没习惯,吃豆腐脑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咸豆腐脑一碗分量比家乡的大,浇上麻油,木耳炒肉的臊子,几颗花生和香菜(我不喜欢香菜!),色泽和配料就很不一样了,这是道真正的主食,配上油条大饼吃的,我倒是没觉得接受不了,它的本质还是我喜欢的豆子。

豆子磨成水攒下来的豆渣,虽然我不喜欢吃,但也能做一道菜,煮软了的豆子压碎放进砂糖可以做糕点。点好足量的卤水就成了豆腐,晒干又有很多不同形态,植入霉菌变成腐乳,发酵变成臭豆腐,豆豉也由发酵形成,怎么吃都很美味。

红豆和绿豆都因为色泽得名。虽然我家算南国,也不怎么吃红豆,除了煮粥和放馅料几乎没有用到过。绿豆倒是很常见,相比黄豆厚实的口感,绿豆要更清爽,红豆要更绵柔。到了夏天就是绿豆的季节,喝只加盐的豆汤,吃绿豆冰棍儿,还有放进糖和碎冰的豆沙,我的夏天理所当然是这个样子,和旋转的电风扇、空调以及脚上晒出的印痕一起停留着。

蚕豆也很好吃。小时候总吃很多豆类的零食,就有种把蚕豆煮过再炸的,被油彻底浸过变得酥脆,香气也从中透出来,连壳儿带瓤都一口吞下,真好吃。另一种土土的食物就是老人喜欢吃的,和各种坚果摆在一起,放进大锅里加上盐石翻炒,柔软的豆子被赋予了坚硬的外壳,水分流失以后外壳变成橙红色的,像烤熟的大拇指头。爷爷总会吃它,放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咀嚼。

我的爸爸很会做饭,却很懒。结束手术以后偶尔会做一两次,家里来了朋友也会做饭,比小饭馆里的好吃一百倍,妈妈把蚕豆剥开,鲜绿色的豆子用水煮的半软,除了盐什么也不放就自然很好吃。

我们家还喜欢炖汤喝,一般是排骨汤,排骨是主角,不论怎么换搭配对象都是一样的风味,让我闭着眼睛喝一百碗汤也能认出我家的味道。不过我还是喜欢把豌豆炖进去,圆溜溜的豆子味道格外有魅力,和各种汤汁浸在一起也能分辨出它。不过遗传定律还是饶了我,虽然挺喜欢算遗传题的,脑子比较笨的我花了一点时间才理解它们怎么产生区别,不管青色黄色圆粒皱粒都好吃,甜豌豆圆豌豆都很美。

还有豇豆的豆子,和青色的小虫一样,煮过以后表皮就变灰了,好像反感这种死去那样。如果简单的切短翻炒,可能会有一些豆子滑进喉咙里,半月型的豆子把口腔撞得很痛,放进游戏里肯定是机关枪,比豌豆射手射速快一倍的那种。

豆子真是非常好吃,非常神奇的产物,虽然在超市卖粮的地方把手放进去的时候,没有摸米那样好玩儿。


END

(什么鬼东西)

评论(24)
热度(13)

© 七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